鍾情附中 |南法花語系列 |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 |【附中花語】

    鍾情附中 |南法花語系列 |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 |【附中花語】

      文/林心湄
      附中坐擁全台北市藍天,雖擁有綠地,但事實上附中資源是,您知道附中一共有多少種植物嗎?該會認得門口尤加利和大王椰子吧?附中校園內植物有二百一十七種,這只是其中「登記有案」,另外附中發現台灣新紀錄黏菌(註一)呢!走過了四方,歡迎回到附中,來走走附中步道!
      「『附中,附中,我們搖籃…』,搖籃是什麼樣子呢?有草原、沙漠飛沙;有麻 雀、白頭翁啁啾;有桑果、梨子掛枝頭;有菩提樹、菩提心…」,任職於中部地 理科徐達蓉老師這樣形容附中。

    別人問起附中校園裡一景一物時,我們 滔滔不絕地南樓説到樂教館,但是誰能注意到中正樓後種著觀音棕竹,而新北 樓西側種著鳶尾花呢?所以能注意到附堡一花一木,其觀察記錄而集結 成書屬難能。

    附中綠色筆記
      「鍾情花草,鍾情附中,鍾情大地」是一本可愛小書,牛皮紙上印著綠色 字體象徵泥土綠意,內頁是一篇篇附中師生執筆短文,保留國中部學生 插圖,徐達蓉老師強調:「之所以稱為『筆記』而稱為『書』因為內頁 保留了許多空白,希望學生能有自己空間記錄附中動植物觀察,讓附 中生活不留。

    」取名「鍾情花草,鍾情附中,鍾情大地」是希望藉由愛護花草 心,進而愛惜附中、愛惜大地,讓學生身福中惜福心。

      徐達蓉和韋雪琴兩位老師子女讀於附中國中部,於許多城市孩子是 黍稷分,對、自己生活環境視而不見、聽而不聞,因升學、考試而麻木 。

    雖然目前教育單位強調鄉土教育、環境教育,但落實了多少是不得而知, 而附中有資源,學生無有系統地認識自己生活環境機會,於是她 們結合了國中部一0四、一0五班學生和家長、中部自科社、生研社學生 及生物科鍾保明、於蓓瑾兩位老師,去年寒假展開串校園動植物尋訪、觀 察活動。

    鍾保明老師文中表示:寒假期間陰雨綿綿,但「每位同學參與 減,出席率,令人讚佩。

    調查講解中,他們個個興趣盎然,發問, 筆記,一副獲得知識情溢於言表。

    」開學過後,呈現出成果。

      徐老師強調:安排認識校園植物活動用意即於培養學生一花一木皆有情有義, 以及培養學生生命基本,所以這是環境教育,是生活教育。

    而這本 「鍾情花草,鍾情附中,鍾情大地」許多學校做為環境教育參考資料, 並榮獲台北市八十六學年度公私立中學教育叢書特優獎、最佳主編獎及最佳美編獎 ,另外受國語日報「每週書訊」(八十六年八月十九日)專文推薦。

    附中步道
      名「附中步道」,「步道」一詞可能會引起讀者誤會:是不是附中建造了 一條蜿蜒小徑,讓師生徜徉濃蔭綠意之中?實則不然,這條步道是你我 過,將附中校園中幾條通道串連起來,可能您會有點失望,但是 ,偌大校園裡有許多植物是您留意。

    或許現您無法親自到校園 中走一走,那不妨紙上過個乾癮吧!綠色隧道
      一進附中大門,映入眼簾聞名尤加利大道,這濃蔭參天綠色隧道 利樹以外,有幾棵樟樹及纏勒植物雀榕,於雀榕生長力,使得幾棵 加利樹纏得奄奄一息了。

    尤加利可算是附中精神象徵之一,是中興 堂國樂社絲竹聲起,信步其間自得。

      台大椰林大道甚是,其實附中有條椰林「」道(同學稱呼時 大道稱),大王椰子矗立於北樓東側,另外校園裡棕櫚植物有黃椰子和 酒瓶椰子,大都分佈於圖書館附近。

    東側籃球場種植了槭樹科青楓,而體育館附 近種植了像楓樹楓(屬於金縷梅科),只是台灣冬季低温,所以可 能見到「片片楓」景象。

    藥用植物
      幾年流行藥膳,其實附中校園內有許多野生藥用植物,大多分佈於中正樓、 、舊北樓和操場,可説是遍佈校園,這些植物説是治百病可是一點 ,有:治療感冒雞屎藤、鬼針草、整治腸胃車前草、可以泡茶海 金沙……一葉草價格,一斤可達一、 兩千元呢!所以每逢假日可見到許多校 外人士前來附中尋寶,雖然這些野生植物起眼,但於都市中見芳蹤,使得 這些野生藥用植物成為附中瑰寶。

    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(英語:The Affiliated High School of SCNU),簡稱華南師大附中、華師附中、華附,是廣東省教育廳和華南師範大學雙重領導省重點中學。

    學校是廣東省一所辦學成績中學,是廣東省首批“省一級學校”。

    華師附中2016年中國內地高中美國留學排行榜上位居第二十一。

    [1]
    華師附中經歷了一系列更名與合校。

    學校起源可追溯到1888年美國老會傳教士哈巴安德醫生廣州沙基金利埠(今六二三路)創立書院。

    1888年到1952年,學校多次更名合併(詳細更名合併時間參見學校沿革年表)。

    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畢業生哈巴安德(Andrew P. Happer)1844年來華後放棄行醫,致力於中國教育。

    [2][3] 哈巴提出新教敍利亞學院(Protestant Syrian College,即現黎巴嫩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)藍本,中國學生提供中英文教育,建立包括“一間預科學校,一間大學和一間醫學院”(an exact duplication of the Protestant Syrian College in its structure, having a preparatory school, a college and a school of medicine)。

    [4] 1886年4月30日美國紐約市曼哈頓中央街23號成立學校董事會,並籌備學校。

    哈巴打算北京或者上海設立學校,增加學校影響力,但近400名廣東官員、鄉紳、學者聯名請願函打動了哈巴。

    1888年,哈巴廣州沙基金利埠開設學校,中文名叫書院,英文名定為Christian College in China。

    一共有80人參加考試,錄取學生30人。

    3月28日正式開課。

    [5][4] 第一學年該年12月結束。

    1889年3月招收第二屆,100名學生參加考試,錄取65人。

    [4] 書院第三年半途而廢,哈巴夫婦雙雙病重,沒有教師之下,於1890年8月20日關閉學校。

    事件震驚南粵,引起了社會各界對教育問題反思。

    多種因由下,董事會於1892年10月4日確定廣州覆校。

    文書院和老會下屬寄宿神學學校培英書院合併,校址位於原培英所在花棣(今花地)聽松園,合併後校名書院。

    [6] 新學校並獲美國紐約州教育部門University of the State of New York(USNY,這是紐約州政府管理學前教育到大學教育政府機構,紐約州教育廳(New York State Education Department)是其下屬部門,並非傳統意義“大學”(University),紐約州立大學(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)一回事)準許辦學,但除非條件並得USNY,不得發出學位。

    [7]。

    1894年,書院正式復辦開學,2年制初級部有41名學生,3年制中級部有42名學生,4年制高級部有105名學生。

    高級部有兩個並行課程:神學大學,但後者一個學生沒有。

    董事會秘書兼司庫格蘭(William Henry Grant)1897年春美國前來廣州,發現新學校過於側神學,大學部一個學生沒有,這使哈巴。

    為秉承書院目標,1899年,和培英分立,培英專注神學,集中辦科學教育。

    書院搬往廣州四牌樓福音堂。

    此時期,書院資金困難,格蘭多方籌措,捐出全部薪金,義務辦學。

    [6]
    美國牧師尹士嘉(Oscar F.Wisner)接任書院第三任校監。

    當時學制,清代科舉考試和美國中學課程標準開設“廣學班”,四年畢業。

    [8] “四年中學制,即是美國之中學制,如此,畢業生直接考進大學。

    ”[6] 書院原有設想是要開辦設備完備大學,學班改稱大學預科。

    但自1888年始創,大學部沒有辦成,只在與培英合併時期有隻行神學教育“大學”。

    1900年,發生義和團排外事件庚子事變,學校遷往澳門,租用荷蘭園二街張家花園校舍,開辦大學預科,後附設小學和華僑學堂。

    [4][3] 1903年3月31日,學校改名嶺南學堂,英文名稱改為Canton Christian College,簡稱C.C.C.(一説澳門時期只改英文名,中文名“嶺南學堂”於回遷廣州後正式啓[6])。

    澳門時期畢業生陳廷甲考入西點軍校,並成為第一個該校畢業中國人。

    學校致力於開辦大學。

    1904年,學校珠江南岸康樂村(今中山大學校址)買地,回遷廣州,10月正式開課。

    回遷後學校主要預科(即中學部)(”Preparatory (Middle School)”)。

    [3] 此時預科四年制,價於中學(”Lingnan originally had a four-year preparatory school (equivalent of a middle school)”)。

    [9] 遷廣州後,中學部首任主任是葛理佩(Henry B. Graybill),他中學部發展大功。

    1906年校園正式開辦大學部一年級,但大學部發展,學生,且全部中途退學。

    學校乃致力於預科教育,提升學校名望,改善辦學條件:“購校地,建校舍,增設備,辦中學,一切組織正式大學準備計故”。

    [10] 1911年(一説1912年秋)預科延長,增加一年,改為五年制,符合政府中學要求。

    這使得預科部學制美國中學。

    自此,預科部(Preparatory Department)改稱中學(Middle School),稱嶺南中學。

    [4] 後另外開設一年制預科(Subfreshman Class)。

    1912年,嶺南學堂更名嶺南學校。

    當時廣州現代教育水平甚,近半中學生跟上中學課程而中途退學。

    保證中學質量,1908年校本部成立一所小學,對程度學生進行中學前教育,並荔枝灣和河南各有一所小學,合共三所。

    到1918年大學部(更名為文理學院)正式授予第一個本科學位,有3名學生畢業,而預科部(中學)有規模。

    [4]
    20世紀20年代,嶺南學校不可避免地捲入發生廣州一系列政治事件,包括沙基慘案、省港罷工。

    民意壓力和政府教育部要求下,嶺南學校重組。

    1927年8月1日正式華人接管,更名嶺南大學,簡稱南大。

    1905年畢業生鍾榮光出任校長。

    抗戰前,大學已有數所附屬中學和小學,包括校本部附設第一中學,另有位於西閩附設第二中學和位於上海附設第三中學。

    其餘各地多所小學,部分辦有初中,如澳門嶺南分校。

    [11] 缺乏資料證實“嶺南大學附中”名稱何時正式啓,但會於大學成立1927年。

    1927年前“南”實指嶺南學校大學部。

    而學校簡稱“南附中”改為“嶺大附中”確切年份不可考。

    1932年嶺南大學教育系開設初中實驗班,進行初中課程教學方法研究。

    開設3年,畢業學生13人。

    但缺乏資料證實課程是附中實施,若是,有史可考華附百年歷史上第一次設立實驗班。

    [12]
   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,嶺南大學遷往香港,大學借香港學復課,附中遷往香港青山灣梁園上課。

    電影《色,戒》有描寫嶺大南遷過程。

    1941年12月,香港淪陷,時校李應林率領嶺南大學師生輾轉逃亡粵北韶關。

    國民政府第七戰區司令官餘漢謀和美國基金會協助下,後曲江仙人廟大村覆校。

    附中跟隨轉移。

    後來戰事蔓延,轉移往東江梅縣。

    1945年抗戰勝利,學校重回廣州康樂園。

    嶺大附中學生當中,是有影響歷史人物。

    書院開課,第一名投考入學,乃是“四大寇”之一陳少白(其餘三人孫中山、尢、楊鶴齡)。

    如1900年謀炸兩廣總督而殉難史堅如(1899年入學)、西點軍校華人第一人陳庭甲(1901年畢業),有音樂家冼星海(嶺大附中時期)、畫家高劍父(澳門時期)、司徒喬、近代革命家廖承志和廖夢醒兄妹。

    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兩個孫兒孫治平和孫治強是附中學生。

    嶺南大學附中是廣東傳統名校,入學競爭,每年2000多考生只得300人獲錄取。

    而當時東南亞地教育,華僑多數子女送回國接受教育,書院和其後嶺附中是華僑首選學校,“本校(指書院)課程水準,當時官立私立學校故匹,即香港英文學校,於數學、科學、及漢文諸科,其程度有遜焉。

    ”[6] 學校不但實行中英文雙語教學,中外各類文化課開設全面且超前其他學校,是首開體育課先河學校之一,各類運動會名列前茅。

    [4] 學校時間表與當時所有其他學校,反現時華附相似。

    [6] 當時學校實行住宿制,當時現在華附學生宿舍管理和要求,兩者完全一樣。

    學校實行半軍事化管理,出操步伐之齊,軍容盛,超過當時正式軍隊,“嶺南學生出隊”(指去市區參加活動)成為廣州一宗盛事,路人踴躍爭看。

    [10]
    1906年,廖奉獻成首名入讀附中女生,開國內中學男女同校先河。

    廖奉獻碩士畢業後返回附中出任首任女生訓育主任。

    [4]
    1947年6月底,兼高三化學老師教務主任蔡輝甫拒絕學生作弊要求,杜焜榮、關輝明、龔金湘三名學生殺。

    2017年4月,首師大附中高一、二年級千名學子北京、河北、上海、江蘇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甘肅和四川地開展了高中生綜合社會實踐活動。

    輿論普遍認為,不苟、身殉職蔡先生人看作弒師犯罪學生,值得同情,“他們是和蔡先生犧牲動盪社會裏,犧牲教育制度裏”。

    [13]
    1905年6月“兩廣速成師範館”創立,改為“兩廣師範學堂”,王舟瑤監督。

    翌年改為“兩廣優級師範學堂”,建新舍於廣東貢院(今中山四路、文明路一帶,包括今日省實驗中學、廣東省博物館、中山圖書館地)。

    1910年7月,增設附屬中學。

    1924年6月9日,孫中山總統令任命鄒魯校,將“廣東高等師範學校”、“廣東公立法政大學”、“廣東公立農業專門學校”合併升格“國立廣東大學”。

    附中更名國立廣東大學附中。

    1925年3月12日,孫中山逝世後,廖仲愷提議廣東大學更名為中山大學,資紀念。

    10月獲國民政府批准。

    1926年7月17日正式更名為“國立中山大學”,成為廣東學府。

    附中劃歸廣東省教育廳辦理,易名省立中山中學,廣東省主席陳濟棠任校長。

    次年7月,復歸學,易名國立中山大學附中。

    學校校址惠愛東路(今中山四路)原中山大學東北部。

    廣州淪陷後學校停辦。

    1941年,中山大學遷校坪石時,復設附屬中學,附屬於師範學院。

    抗戰勝利後,遷回廣州惠愛東路原校址。

    1950年,教育部要求,國立中山大學去除國立二字,附中改名。

    1924年,孫中山於學校禮堂宣講三民主義。

    1925-1926學年第一學期,毛澤東兼任國立廣東大學附中高中教員,講授《農工政策》,每週2時。

    魯迅、周恩來人在校任教或講座。

    中附中學生出現廣州學生運動前列,成為運動中堅力量。

    1937年12月26日成立“中附中青年抗日先鋒隊”,是全省成立抗先隊基層組織。

    抗日英雄謝晉元學校肄業後,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。

    1921年10月12日,原有師範畢業生不能滿足小學教師需求,廣州市教育局創辦廣州市立師範學校,選定雙門底(今北京路靠近西湖路口一帶)原粵秀書院舊址校址,任杜定友校長,開辦制師範班。

    1923年秋,制師範班改為新制初中三年級,同時兼辦中學部。

    1934年,時任廣東省主席陳濟棠紀念中國國民黨元老古應芬(字勷)提攜恩,廣東工業專門學校及廣州市立師範學校合併廣東省立勷學,原廣州市立師範學校其師範學院,院長教育家林勵儒。

    附中更名廣東省立勷學師範學院附中。

    次年3月,師範學院改稱教育學院,附中更名。

    抗戰爆發後,遷校於開平蘆村。

    1938年9月,勷解散,教育學院獨立廣東省立教育學院,附中改名,遷校於開平百合圩。

    1939年8月,省立教育學院改設省立文理學院,附中隨改名,遷校於乳源。

    1939年底,遷校連縣東陂。

    1944年,附中獨立省立粵秀中學。

    抗戰勝利後,遷校於惠陽豐湖原省立惠州中學原址,後發展成今天惠州學院。

    1946年,省立文理學院遷回廣州石榴崗,,恢復設置附中。

    1950年,教育部要求,省立文理學院去除省立二字,附中改名。

    1925年,時任廣東省財政廳陳其瑗創辦私立廣東國民大學,附設中學部,校址惠福西路。

    抗日戰爭翌年,廣州失守,國民大學大學部徙於開平樓岡鄉。

    中學部遷台山,遭敵炸,乃並於開平。

    後隨戰事發展,數遷於、陽春地。

    抗戰勝利後,回遷廣州。

    陳炳權、吳民人於1927年創立私立廣州大學,次年廣州天香街開辦附屬中學,稱廣大中學,後香港、澳門、台山分設廣大中學分校。

    廣州淪陷前夕私立廣州大學遷至香港。

    香港淪陷後,學校後遷設於曲江、羅定、連平、興寧地。

    1945年8月,抗戰勝利,私立廣州大學州市東橫街恢復運作。

    1949年10月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,廣州軍管會接管了私立廣州大學。

    1913年,廣州律師公會於文德路創辦私立廣州法政專門學校(於1924年併入國立廣東學廣東公立法政專門學校)。

    1929年改為私立廣州法學院,任文壯院長。

    1932年8月,增辦附屬中學,稱廣法中學,校址文德路69號。

    抗日戰爭時停辦,戰後覆校。

    1951年2月,私立廣州大學、私立廣東國民大學、私立文化大學、私立廣州法學院4所私立高校合併成華南聯合學。

    數所附中合併華南聯附中。

    1952年,跟隨中國高校院系調整,嶺南大學附中、中山大學附中、華南聯大附中、廣東文理學院附中四所中學合併,組成華南師範學院附中。

    合校後,學校中部設廣州市東山區文明路原中山大學附中校園,初中部設永漢路(現北京路)仰忠街原華南聯大附中校址上。

    今日位於中山大道西校本部,前身是1956年8月成立華南師院附中石牌分校。

    1958年8月,石牌分校初具規模,華南師院附中校本部搬到石牌,石牌分校撤銷,校本部改為華南師院附中廣州分校。

    1962年7月,廣州分校更名廣東實驗學校,成為一所獨立學校,即現廣東實驗中學。

    北大附中校友會邀請您全球各界校友參與學校建設。

    請分享您故事,幫助多附中人地夢想而行動,您前行。

    王東皞,06-12年讀於北大附中,獲2012年中國物理奧林匹克競賽金牌、2012年中國數學奧林匹克金牌。

    12-16年讀於北大數學科學學院,於2014年獲第五屆全國大學生數學競賽決賽(數學類)一等獎,2015年丘成桐大學生數學競賽分析金獎、代數金獎、幾何銅獎、個人全能銀獎以及團體金獎。

    他大四申請季獲得了哈佛大學、普林斯頓大學、MIT(麻省理工學院)、斯坦福大學以及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五所大學數學博士項目錄取,即前往MIT讀。

    王東皞北大附中度過了六年中學時光。

    談論到學校,他會覺得“有些奇怪”。

    “如果你六年中換過一次學校,你可以學校風格;但如果你只在一所中學待了六年,你失去了機會。

    ”所以直到上大學後他意識到,與其他高中相比,北大附中是一所多麼、學校。

    北大附中,學生可以自由支配時間,這種氛圍給予了他自主學習環境,讓他能夠喜愛學科上深造下去。

    延伸閱讀…

    鍾情附中— 附中自然步道筆記- 回師大附中首頁

    南法花語系列

    除此之外,北大附中老師們他關心照顧,他學習環境提供了條件。

    王東皞高三那年,他是中部老師辦公室裏備集訓隊考試,大會議室成為了他習室,老師們當時他令他心存感激。

    北大附中不僅了王東皞,同時潛移默化中影響了他價值觀——他高中時期,老師們方面給予了他啓迪。

    王東皞談到了有關北大附中霧霾時停課事情:“當時只有咱們學校停課了,而其他學校沒有這麼做。

    這樣事可能只有北大附中這樣學校才能做得出。

    ”他認為,規則是人定,那麼規則不合理可以期待去改變。

    所以,如果我們想做事情是正義,無論這件事情是否現定規則有矛盾或衝突,我們有理由嘗試或者堅持。

    “有時你需要特立獨行,你要有自己是非觀、價值觀。

    人説一件事情可能並不是,你需要有自己想法。

    ”他舉了另外一個例子:什麼北京XX學校會是一霸?主要原因是他們小學時候開始壟斷了生源——這種事情那麼正義。

    評判一個學校是是,現在很多人會去看紙面上成績,然而高考成績大程度上依賴於學校生源——即使學校初中和高中提供了進、優質、綜合水平教育,不能完全確保學校應試考試中成績是頂。

    雖然社會盯着成績分數看,但是應試成績評價教育冰山一角。

    人會選擇教育,我們並不能通過成績去評判學生能力大小,或是學校教育水平。

    王東皞看來,北大附中之所以“特立獨行”,是因為它堅持着自己認為正義。

    這樣一種價值觀帶學生積極影響,考試成績、影響。

    學業於學生來説,是生活中部分之一。

    王東皞認,他學業上收穫自信心是他附中收穫。

    他看來,自信心和認可感覺是中學階段學生需要。

    “小孩嘛,什麼沒有,什麼會,缺乏安全感。

    我現在看見上小學、初中孩子時候,完全能感受到他們身上這種情緒。

    ”附中這六年裏,他努力地讓自己變得、自信。

    他擅長方面,他會去下功夫鑽研:“你到了水平後,你需要自己去走後面路;你需要自己蒐集資源,自己去學習。

    ”同時,他坦然地説自己有擅長方面:“我不是擅長協調和組織,不是擅長於文藝。

    比如説我唱歌會調上,會畫畫和使用樂器。

    ”人無完人,但一個人能夠地面對自己時候,他自信顯露無疑了。

    採訪中,王東皞提到了多位令他印象老師。

    他感激他初中時期班主任李夏老師。

    當時他英語成績,李夏老師這方面他幫助讓他十分感動;教過王東皞初中部語文老師史笑菲談到王東皞時,他“善於思考”“”記憶;上了高中後,王東皞數學師陳亮、徐丹,物理老師姜民、王玉水令他心存感激,王東皞還説,他物理感興趣完全是因為上過王玉水老師課,那時起他感覺到物理是一門讓人學起來如痴如醉學科。

    他提出了一些他認為物理教學存在問題:“它於理論了,實驗部分很缺乏,這會影響學生於物理價值觀理解;物理本身是一門實驗學科。

    談到附中變化,王東皞提到了完工操場,於校園裏大大小小工地表現得。

    課程改革,他看來,是教育上學生提供了多選擇:“我覺得像高中走班制、選課制確實,它了學生們多選擇空間。

    這倒不能説和傳統教育相比哪種,因為它們適合人。

    ”(注:王東皞是附中第一批高一接受傳統教育,二分單元年級)

    從北大附中到北京大學,到MIT(麻省理工學院),王東皞這一路上面臨着大大小小選擇難題。

    專攻什麼學科,選擇哪大學,決定哪個方向……這些選擇這一路上地影響着他生活軌跡。

    王東皞講到自己選擇未來方向時遇到困難:“儘管我們語言能力和學科方面專業能力足夠好了,我們依舊會十分,擔心自己做得夠,擔心自己選擇是否是。

    有些人會覺得,這有關係,做過兩年換唄。

    但是我們會有進一步擔心,過了兩年,我們這期間做了這麼多事情,但發現自己並喜歡。

    我們想換一個方向時,其他人這個方向做了時間;他們達到高度,有時候會讓我們望而。

    ”這可能是困擾當今諸多年人一個問題。

    這個普遍問題,是個解決問題:要怎麼做選擇?面諸多需要考慮因素,王東皞提到了自己選擇原則:做自己喜歡事情。

    “不要考慮你做這個選擇後能不能帶來你期望那種,只要你享受這個過程好了。

    比如你花了兩年時間學了一個東西或者做了一個東西,這些是你經歷一部分,你履歷是因為這些事情起來,而不是因為你獲得那個。

    ”既然這個選擇這麼,那麼花點時間去找到那個喜歡是值得。

    談到當時一起搞競賽同學時,王東皞説到他們裏很多人並沒有繼續研究數學,因為他們並不是那麼“愛”,只是擅長。

    “像金融數學、金融工程這些專業確實數學,量化,要求數理能力要,但他們核心目標可能是獲得這些領域帶來回報,他們工作會一點。

    他們中一些人可能競賽看作一種方式和手段,而另一些人希望去探索關於這個世界其它領域知識和規律。

    而王東皞選擇是研究數學路上繼續走下去。

    他攻方向是基礎數學,北大數學系有另外四個方向:金融數學、計算數學、信息數學和統計概率。

    統計概率和計算,應用結合得一些,而基礎數學是側重理論和定理探索。

    “像北大數學系每年招180個人,有一半學生是保送進來。

    可以認為這一半學生是學競賽,但事實是這裏面很多學生會繼續學習基礎數學。

    我們這屆後有30個人學習基礎數學,60個人學概率和統計,剩下可能有30到40個人學計算,有一部分人學金融數學——大家選擇完全了。

    ”他説到附中提供了學生一些選擇,但這些選擇完全不夠多,上了大學後大家會面臨多選擇,以前同學可能做事情,事行業。

    在外人眼裏,王東皞閃光點便是他數學上取得成就:北大數學系、奧林匹克金牌、丘成桐金獎。

    然而實際上,數學王東皞心中存在形式絕不是他獲得任何獎項名稱,他心中,數學是另一個而世界,是一個比現實世界存在。

    他藉自己多年來數學刻苦鑽研經歷和數學間歇熱情,形成了一種數學敏鋭感知,因此他可以接受到來於現實世界另一份饋贈。

    這個過程中,他發現了這一之間,是矛盾。

    他説,他並不能像理解數學,地瞭解這個世界運作方式。

    “數學允許你去做徹底理解,一個東西完全想。

    ”數學世界中分明、條理是王東皞願意數學付出諸多努力一個原因。

    王東皞數學學習有着自己獨到見解。

    他覺得,學數學和學語言有一些相似之處:要理解一個方向,需要瞭解這個領域人們哪種語言研究問題,因此需要花時間學好這門語言,學好這門語言後才能知道他們這種語言做了些什麼事情。

    學數學語言是後深入研究前提基礎,只有明白了數學表達形式,才能夠有能力運用“語言”尋找到那處奧妙。

    這像學英語或者法語時候,得背單詞,能看懂詞句。

    通過前期歷練後,才可以享受看小説和讀詩歌帶來的閲讀樂趣。

    2017年4月,首師大附中高一、二年級千名學子北京、河北、上海、江蘇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甘肅和四川地開展了高中生綜合社會實踐活動。

    延伸閱讀…

    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

    校慶活動_建校10週年

    他們深入中科院各分院所科研機構,參與科學研究,接受名師指導;他們尋訪自然人文景觀,感受祖國山河壯美,品味風土人情。

    一系列學校精心設計實踐課程中,他們培養了實踐精神,激發了創新,磨鍊了意志品質,增強了團隊合作意識,行程中,收穫。

    2017年4月4日正午,一八班和二八班同學們憧憬和期盼中踏上了合肥旅。

    第一天行程鬆、,主要路途上度過。

    熱心同學們幫助大家裝卸行李,笑容可親亞俊舉着專業攝像機每個集合地點我們拍照,同學們大巴、鐵上地交談…….雖然天空敞亮,絲毫不妨學們高漲心情。

    八班雖然是學習風氣優良班級,但是鐵上,能看出同學們於往日、一面,有些同學座椅旋轉和後面同學玩耍,有同學而談,充滿了前方崇敬和期待。

    高鐵窗外,景物迅速變換着,春日、灰暗北京,繼而轉為油菜花遍地、桃花梨花盛開棗莊,後到了細雨朦朦合肥。

    而來濕氣雖然讓同學們有些適應,但是算讓我們領略到了南方風情。

    吃完晚餐後,我們於到了大酒店。

    晚間時候,老師分發了水果和酸奶,叮囑了第二天注意事項,為一天行程畫上了句號。

    睜開眼睛,眼盡是白茫茫一片霧靄,晨曦我們而到來。

    我們這樣度過了合肥第一個晚上。

    帶着心情,同學們坐上雙層大巴,穿過峯熙熙攘攘,來到世外桃源——科學島。

    中國科學院合肥物理研究院有了三十餘年歷史。

    當年,海外歸來報國葛庭燧院士於此地創建研究所,一道一代學者和院士奮鬥下,該院擁有了聞名世界託卡馬剋核聚變驗裝置,超導磁體水冷磁體組成的複合磁體可創造位居世界第二磁場環境,有納米領域進展,晶體材料突破……聽完一個時中科院介紹後,我們於開始了科學儀器參觀。

    我們參觀了稱為“人造小太陽”EAST全超導託卡馬克儀器,看到了外超導磁體和內水冷磁體聚合下強磁場混合磁體……同學們跟隨講解老師,瞠目裝置下,幻想着當年科學家們怎樣一步步構思想法、繪製圖、動手建造,到試測,走過了多少風雨歷程。

    午飯後是時休息時間。

    同學們景色優美的科學島上開始了踏青旅。

    下午活動一個時物理研究所科研成果簡介開始。

    集體合影過後,同學們迎來了期盼分組課題研究。

    懷抱着崇敬心,我們於導師見面,並且正式開始了為期兩天科研旅程。

    沒有動手操實練,但我們懷着信心。

    八班面前,困難代表戰,而挫折只是伊甸彼岸路。

    我們笑着面所有未知挑戰,兩天後笑着迎接老師們讚許和同學們掌聲。

    我們一件事充滿着留戀時,時間飛快地溜走於指尖。

    初期實驗結束後,我們步行街中一家中餐館飽餐一頓,獲得了一個時。

    同學們會帶來。

    男生們買來足球,有同學買下幾隻氣球,而有只是漫步於天穹下,身旁伴着夥伴。

    試想生活中,能當年日子裏學一起享受不可多得閒暇時光,有幾次呢?心中無比眷戀,我們眼前時光。

    回到賓館,一陣嬉笑説鬧後,一切歸於。

    夜陪伴裏,我們即迎來朝陽。

    實驗器材造價,放在一羣缺乏基礎知識人手中發揮價值。

    我意識到自己缺少使用這些器材基礎理論知識時,一種感心底鑽進大腦,這種源自浪費資源唯有理論知識才能消除掉。

    聽人説知道能發現自己無知,他們是。

    但因為發覺到自己無知,會努力地去攝取知識。

    這次科研體驗我而言是一次激勵,激勵我汲取知識。

    我們第一次深入科研重地,拓寬了我們視野,提高了我們知識水平。

    這次我們接手課題是當前領域中一個高端結果,我們藉數不多儲備知識,能身臨其境地參與到了科研活動中來。

    了,科研活動並不是我們想象中那麼,而是需要探索,求實科研精神。

    這兩天中,陪伴我們老師是吳昊老師和王華老師,他們科研水平,我們講解深入出,讓本來具備減少知識儲備我們。

    這次我們知識得到了提升,是一次有意義科學探索之旅。

    ——高二8班 徐煒今天實驗有些一波三折意味,我們燒結過程中,需要時時記錄温度和時間數據以便繪製温度時間圖像,要記錄一個多時,每30s記錄一次。

    燒結過程中,我們發現樣品温度過,發出了紅光,導師説是温度過高了。

    後來分析,這台設備很久沒有燒過温度品了,有可能外感光元件出了問題。

    這個小插曲會導致我們樣品致密度一些,但無傷大雅(致密度=實際密度/理論密度)。

    後我們測定了樣品密度、強度數據,觀測了該樣品晶粒,結束了充實一天。

    我們組同學們王導師指導下操作了硬度測量儀,體驗了科學帶我們,收穫了探究時應有求實。

    作為一名中學生,於研究員要獨立研究,導師我們指引了方向。

    瞭解和使用高精尖儀器後,我們深深感嘆於科技發展迅速。

    看到研究員堅守自己崗位,國家和全世界科技發展奉獻,我們他們起敬。

    ——高二8班 梁説今 戴頤寧科學島科研活動使我們瞭解了研究高壓意義,體會到了研究壓科研人員。

    活動結束後,我們想起葛庭燧爺爺説過話:“科學無國界,但科學家有祖國”。

    因為這句話,一代代科技工作者夜繼日、前赴後繼,我國科技事業發展作出不可磨滅貢獻。

    這句話同時激勵着我們,它讓我們去學習前輩們精神,並這種精神結合到我們學習生活之中。

    這是我們此次科考活動中能夠學到有意義且能使我們受益東西。

    我們組共五人,研究課題是退火温度TWIP鋼微觀組織影響”。

    於這個課題,我們七位女生期待已久,終於開始了實驗探究。

    一開始,通過研究所播放有關葛庭燧物理學家有關事蹟,讓我們感受到了科學人員所在,其科學精神,讓我們這次實驗研究抱有了認真和態度。

    然後,我們開始了實驗準備工作。

    需要做是鑲嵌金屬進行打磨,我們認為這是一件鬆任務,然而我們開始操作時不然。

    砂紙會使金屬表面留下劃痕,而我們使劃痕一個方向,因此我們同一手勢來回使勁摩擦很。

    此期間,我們學手砂紙磨破了,但是選擇繼續堅持接下來拋光工作,指導老師我們點贊。

    拋光是讓原有劃痕消失,是拋光機上進行。

    我們固然缺少經驗,但是我們努力做好任務。

    打磨金屬後,進行到了後步驟,我們開始進行觀測金屬內晶體結構並且進行硬度測量。

    電腦上各種形態晶體使我們開闊了眼界,並且學到了知識,其次硬度測量運用了書本中五點法實驗方法,體現了我們知識運用。

    到後整理數據以及ppt,有準備答辯,提現了7個女生力量,沒有男生我們十分!一天動手實驗,我們領略到了科研所需精準度和操作規範性。

    稱量時要空氣流動幹擾考慮進去。

    於製備Au@ZnO納米材料所需物質需要嚴格控制用量。

    我們使用儀器,如10微升量程移液槍,這充分體現了科學探究程度。

    科學研究過程中,實驗結果有時出人意料,我們不能推測來斷定某個物質性質或其他。

    例如,製備,厚度ZnO包裹金納米顆粒放進光譜儀中後,實驗到某一厚度樣品時,吸收峯變低了,導師告訴我們這是於包裹覆蓋作用抑制其吸收光。

    從而我們預測,測試後面那些濃度樣品,波峯會,但事實是相反,這時我們知道,覆蓋影響是,ZnO到一定量時,其金協同作用勝一籌了,能使材料吸收能力變強了。

    科學研究中,可能我體會是“實踐”二字,從前明白去做事,如今一步一步地精準地完成,成就感。

    從科研過程中,我們認識了探索未知研究問題過程中需要全面考慮、多層次分析;團隊協作中,我們理解了協作合理分工重要性。

    這樣科學探究精神帶入學習和生活中,相信我們會收穫多。

    兩天兩夜奮戰,十二個組終於迎來了課題答辯,將自己研究成果展示同學老師們。

    各組原本知識化為語言,站一個高中生視角理解並解讀它們,拓寬了大家視野,了自己對新知識認識。

    五六個人成組,一起為同一目標奮鬥,這是我們經歷。

    答辯過後,我們和導師一起合影留念,定格了這次遊學忘、精彩一幕。

    科研任務完成後,我們驅車來到了三河古鎮。

    進入古鎮時,面建築和現代化商鋪,同學們這個景點充滿了疑惑。

    導遊講解,我們知道古鎮一次水災中毀,災後了小區,但保留原有建築風格。

    如今三河古鎮成為了國家5A級景區,不僅居住着古鎮村民們,還吸引了大量遊客。

    這裏有軍士故居,有社會士大夫官府,有各式小吃店以及特產店。

    這是一隅從春秋時期興起。

    走灰瓦白牆之下,右手是繞柳曲水,左手是喧鬧滾燙土特產小商街。

    流水與集市當中,是一羣留守文化裏尋百姓。

    他們窗户裏探出頭來,看一看你,然後繼續做自己事。

    傳承,發展,他們打開自己家門,讓外面人潮洶湧而入。

    不管窗上門上安多少道鐵柵欄,鎖不住三河淅淅瀝瀝地流走。

    你聽到耳邊老奶奶叫賣扭扭糖聲音。

    你抬起頭,看到她老伴兒正在和遊人興致勃勃地講古鎮故事,他們過得而。

    祝福你我,祝福三河。

    清晨合肥,依舊細雨迷濛。

    坐在大巴車上,透過掛着水珠玻璃窗外望去。

    這一幕……怎會如此熟悉?聳立交橋佔據了頭頂上空,路旁相接現代化建築使我收回了望向遠處目光,前方好似火龍燈海令我目眩。

    這一切與北京過相似了。

    發佈留言

   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